所属地区:中国
东方科学中的中医

采访者:记者 杨新美
受访者:《第三只眼看中医》作者、中国中医药报社总编室主任 毛嘉陵
记者:你曾经发表了《东方科学宣言》,而且在《第三只眼看中医》一书中,一个章节的内容几乎都是阐述了“东方科学”。难道科学也如文化般是多元化的,还分为“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吗?
毛嘉陵:不同的国家和地域都存在着不同的文化传统,不同文化传统影响下形成的认知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不同的认知方式必然会产生出不同形态的知识或科学。
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是东方和西方两大类文化科学体系,它们有着不同的表述形式、思维模式、评价方法和学术标准,甚至在很多情况下都是难以相互“沟通”的。
近百年来有关中医药科学问题的是非之争,就是在没有区分东西方科学的情况下,将个别西方 哲学家按西方自然科学的知识特征作出的定义或标准,不恰当地作为对世界上所有知识的评价判断标准,而引发的一场场“伪学术争论”。很显然,这种做法本身就 “不科学”,即使大战了百年也未能得出任何有价值的结论,也没有将中医药消灭掉。
记者:在书中,你归纳了中国人应当知道的10宗中医大事。为何将这10宗事纳入其中?
毛嘉陵:在讨论中医的价值、意义及其历史时,我们需要介绍几个事实,也增加可读性。因为 考虑到这本书会有一些非专业人士看,他们可能并不了解历史背景,就得举个实例。把这10宗事放在第一章节还是有其自身意义的,让那些不太了解中医的读者对 中医发展过程中的大事能梳理出头绪。
记者:任何一种文化都需要人去世代传 承。中医的发展离不开人,但中医现在面临着“断代”的问题,优秀老中医都犹如“国宝”,而新一代的人却没有成长起来。毋庸置疑的是,如何培养中医学的人才 成了当务之急。你有一个观点是说,培养中医学人才必须从娃娃抓起,目前实施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毛嘉陵:我曾呼吁过,但现在基本上没可能实施这个想法。总的来说,现在实施起来困难很大。
为什么要从娃娃抓起?从小学到中学,学生们学的都是西方现代科学的基础知识,这些知识都 讲究非常严密的逻辑思维,以培养学生这样的思维能力。但是东方科学恰恰讲求的不是逻辑思维,而是一种形象思维、直觉。这时,学中医的学生脑中多年的逻辑思 维便会与形象思维发生矛盾。所以如果真的要培养中医学人才,就应当从娃娃抓起,使他们从小就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气息的熏陶和影响,接受独有的中国式思维训 练,为日后的中医药高等教育奠定基础。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院士曾说过,从娃娃抓起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还要推迟几年才行,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现在中国人的自信心比以前更强了,所以现在才反思传统,对传统文化重新认定。还得等这种热忱继续升温一段时间,时机才更好。
记者:书中的后记里,你说写这本书时方才发觉写的难度远远超过你所想象的难度。难度究竟在何处?
毛嘉陵:写书时心情特别沉重。因为书中谈到很多与反中医的人士针锋相对的问题,写书时就要查询很多相关资料,需要严密地考证才能得出结论。有些史料由于年月相隔太久,很难查询到,很多都是几经周折方才得到的,所以写这本书确实是难度很大。
阅读(3993)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