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银:创建社会生命体过程中的技术与道德的平衡
发布人:半壁店第一社区居委会:乾坤化物;kingque 时间:2018-05-06 09:11:24

人类是群居生物,离开了群体的个体人,无论借助科技工具后的个人能力有多么强大,都是无法生存下来的。人类只所以能够安全的繁衍发展,是因为地球空内不同间结构层次的生命体是正常运行的:地球生命体的构成系统能够正常运行,生物社会生命体的构成系统能够正常运行,人类社会生命体的构成系统能够正常运行。

尽管不同层次的生命体都已经出现了重大危机,但是目前仍然能够正常运行,比如在地球层次,全球变暖、环境污染;在生物社会层次,物种减少;在人类社会层次,科技带来的社会贫富差距。而所有这些影响生命体生存安全的问题,都是由人类的科技发展带来的。

“天人合一”的思想概念最早是汉代儒家思想家董仲舒发展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体系,并由此构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主体。天人合一并非中国文化所独有的观念,在世界很多高级宗教中都有这类观念,并且有详细系统的修行方法。

天人合一是一种笼统的描述宇宙规律的概念,并没有按照现代科学的方式对事物进行空间结构层次的分类,是一种普遍性的一般规律的描述。所以具有现代科学知识的人很难从科学的角度理解“天人合一”。按照现代科学的分类方式,天是指宇宙,地球是宇宙里的一个很小的成员,而人只是地球上的生物,两者的差距太大了,如同一头大象和一只蚂蚁,如何“合一”?

为了迎合现代科学的要求,一些人提出了新的理解,比如百度百科里说:“天”代表“道”、“真理”、“法则”,“天人合一”就是与先天本性相合,回归大道,归根复命。

至于古人当时的真实想法,以及古人提出这个概念时大脑出现的逻辑结构图像,由于没有留下场景结构画作,估计现在的人很难得知。

采用文字的形式描述一个具有复杂结构的场景是非常困难的。《道德经》描述的是宇宙的形成和人类未来社会的场景,但是老子采用的是写实主义的叙事方式,并没有采用现代科学的形式对他大脑里的逻辑图像按照系统结构的类型进行分类描述,所以后人在理解《道德经》的时候,不同的人的大脑会出现不同的逻辑图像。比如,“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计算机专家和哲学家的理解是有本质区别的,计算机专家会从内存和硬盘的角度理解,道是指内存里的计算程序,用完了就清除出内存,学是指计算的结果,存在在硬盘里。

1999年秋天,英国广播公司(BBC)用几周时间在国际互联网上经过反复评选最后选定马克思被评选为千年最伟大、最有影响的思想家。马克思排在第一位,排在第二位的是世界最有影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

马克思就是一个如此神奇的人,以个人的智慧构造了庞大的、结构复杂的、动态发展的、多层次交织关联的人类社会逻辑空间图像,并且以文字的方式系统、科学地进行了描述。而绝大多数的人只能置身于这个空间之内,以当局者的身份观察空间里的事物,没有能力置身这个空间之外,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空间里的事物。

生命是如此的神秘,以至于现代科学至今还没有踏入生命区域的边缘,即便如此,现代科技的成果已经让人们兴奋不已了。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中国古人在创建事物的时候,认为技术是第一位,德是第二位,物是第三位,势是第四位。然而现在的人在创建事物时,已经不考虑德的价值了,只考虑技术、物、势。

中国古人强调命运共同体,是因为万物有“德”的存在,德是形成命运共同体的基础。但是资本主义价值观改变了创建事物的方式,获得更多的个人财富利益成了科技发展的目的。

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必须经历的过程,是人类的宿命,目的是以道德败坏为代价快速提高人类社会的科技文明层次。

在当前的社会里,科技工具的能力决定了人们获得个人财富利益的能力。而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道德的败坏似乎成了人们接受的潜规则。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或者其它的国家,人们似乎更加关心技术的创新带来的个人财富利益,而不在意道德的败坏。比如一些人只关心武器技术的先进性带来的财富利益数量,并不关心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伤痛;一些人只关心信息技术的先进性带来的财富利益,并不关心虚假信息、信息泄露给别人带来的伤害。

科技的快速发展加快了社会财富差距的速度,越来越多的社会财富很容易被掌握强大科技工具的少数人合法地获得。这种现象与马克思所处的年代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1856414日马克思在《人民报》创刊四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说中说,“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我们看到,机器具有减少人类劳动和使劳动更有成效的神奇力量,然而却引起了饥饿和过度的疲劳。新发现的财富的源泉,由于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而变成贫困的根源。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具有理智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

社会财富差距的不断增大,并不是这些富人主观愿望推动发生的,事实上,很多位于财富金字塔尖的富人会拿出大量的钱做慈善,他们也希望缩小社会贫富差距。比如,2008627日,比尔·盖茨把580亿美元个人财产捐到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用于研究艾滋病和疟疾的疫苗,并为世界贫穷国家提供援助。

在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下,科技工具的利用方式所形成的社会形态不仅控制了工人,也控制了资本家,导致了科技异化现象。也就是说,社会贫富差距加速增大的趋势是由科技带来的,并不是这些拥有财富的富人能够控制的。

马克思认为,“科技异化的根源并不在于科技本身,而在于科技的资本主义应用,科技对人的奴役其实质是人对人的奴役。”“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是:机器本身对于把工人从生活资料中‘游离’出来是没有责任的.……同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不可分离的矛盾和对抗是不存在的,因为这些矛盾和对抗不是从机器本身产生的,而是从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产生的!因为机器就其本身来说缩短劳动时间,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延长工作日;因为机器本身减轻劳动,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提高劳动强度;因为机器本身是人对自然力的胜利,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使人受自然力奴役;因为机器本身增加生产者的财富,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使生产者变成需要救济的贫民。”

导致出现这种贫富差距不断增大现象的根源不是科技创新,而是科技应用目的的设计。科技只是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提供工具,而人类社会的发展形态和目的是由设计者构思出来的。如果使用那些具有崇高伦理理想的人构思出来的蓝图,人们在使用科技工具的时候就不会出现道德败坏的现象。

作为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对科学和道德的关系也有深入的研究。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科学不能创造目的,更不用说把目的灌输给人们;科学至多只能为达到目的提供手段。但目的本身却是由那些具有崇高伦理理想的人构想出来的。……由于这些理由,在涉及人类的问题时,我们就应当注意不要过高地估计科学和科学方法;我们也不应当认为只有专家才有权利对影响社会组织的问题发表意见。”(《爱因斯坦文集》,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三卷:268页)

爱因斯坦并不认为科学家可以构思出科学的目的,而是推崇思想家构思的目的。爱因斯坦说:“我们切莫忘记,仅凭知识和技巧,并不能给人类的生活带来幸福和尊严.人类完全有理由把高尚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的宣道士,置于客观真理的发现者之上.在我看来,释迦牟尼、摩西和耶稣对人类所作的贡献,远远超过那些聪明才智之士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爱因斯坦谈人生》

社会生命体是新时代的产物,是云计算革命推动出现的革命性的人造社会形态。按照马克思和爱因斯坦的观点,当采用颠覆性的理论和技术创造出新的产品工具的时候,需要伟大的思想家提供科学目的的蓝图,人们按照蓝图的规划创建社会形态,才能在技术胜利的同时,道德也得到维护。

中国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更要有新作为,需要打破“通过道德败坏换取技术胜利”的潜规则,因此在创建EM258共享产品社会的过程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为科学目的,使技术和道德处于双赢的平衡状态。

阅读(12261)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